德国反垄断法新趋势:中车子公司拟收购德国铁路车辆制造商进入第二阶段审查

2020年3月10日,德国反垄断局(Bundeskartellamt)宣布延长其对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拟收购德国铁路车辆制造商Vossloh Locomotives这一交易的反垄断并购审查(点击查看德文原文),该并购交易由此进入了德国并购审查程序的第二阶段审查。一般只有在少数并购审查案件会进入第二阶段程序,这说明德国反垄断局认为可能存在需要进一步考虑的反垄断问题。目前,德国反垄断局作出决定的期限被延长至2020年4月25日。

此次中车子公司在德国反垄断并购审查程序中的波折也警示着“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要密切关注其进行并购交易和业务运营的国家和地区的反垄断法律和执法变化。以德国为例,德国政府的反垄断监管活动非常活跃,并且即将通过修订反垄断法律进一步加强反垄断执法力度。

2020年1月24日,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公布了德国反垄断法《反对限制竞争法》(Gesetz gegen Wettbewerbsbeschränkungen,德语简称GWB)第10次修订的修订草案(“修订草案”)。该修订草案(点击查看德文原文)重点针对数字经济做出修订(因此被称为GWB-Digitalisierungsgesetz,意为数字化的反垄断法),但其可能产生影响范围不仅仅局限于数字经济。修订草案提议的一系列变化中还包括了在对反垄断并购审查和反垄断机构执法程序的调整。

在数字经济领域,修订草案提议:使用“中介势力”(intermediary power)这一概念作为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标准之一;在数据可获取性方面考虑适用“关键设施理论”;规制大型平台的某些特定行为,例如,如“自我优待”(self-preferencing)本平台服务/产品,打压市场上可能快速扩张的竞争对手,利用数据妨碍竞争对手,以及限制数据的可迁移性等。

此外,修订草案就避免“倾覆”市场提出了新的规则,还将降低反垄断机构采取临时行政措施(如要求接受被调查公司在调查期间暂停相关行为)的成本。

在并购审查领域,修订草案提出提高反垄断审查的申报标准:即将德国的申报标准由交易双方在德国境内营业额不少于500万欧元上调至不少于1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7700万元)。这一变化旨在减轻中小企业的负担(中小企业的营业额通常不会太高),但它可能产生另一影响——中国企业需要在德国申报的交易数量也会相应减少:对于那些在德国当地有一定业务但体量不是特别大的中国企业,如果在德国的营业额低于新的申报标准,那么其并购交易和合营项目就不再需要向德国反垄断局申报。

对中小企业的另一项利好措施是,修订草案提议在并购审查程序中对一些小型市场给予豁免。

除了并购审查外,修订草案还设计了新的法律规则和程序使企业可以获得反垄断机构非正式的指导意见。通过这一程序,企业可以就经营者之间以非合营企业(或其他结构性集中)的形式开展的合作计划寻求反垄断机构的非正式意见。

另外,在执法程序方面,根据该修订草案,现有的关于宽恕制度的政策将有很大一部分被纳入《反对限制竞争法》。修正案草案还对一些执法程序的细节,如罚款的确定,提供了指导。例如,如果被调查公司设有合规制度,那么德国反垄断机构在确定罚款金额时会将这一点作为有利因素考虑。这与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及地方市场监管局的做法类似———不久之前,中央和多个地方市场监管部门均就企业如何设立合规制度发布了指引性文件(点击查看中央文件,点击查看上海市文件,点击查看浙江省文件)。目前,许多中国公司正在积极建设和加强内部反垄断合规制度,这有助于中国企业控制海外合规风险,降低中国公司成为境外反垄断机构(如德国反垄断局)执法目标的可能性。虽然我们希望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在德国并购审查程序的经历仅为个例,但是随着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上市场势力的不断增长,中国企业今后在欧洲市场上可能将面临更多的反垄断调查。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考虑到德国反垄断局被公认为是全球领先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可能会详细研究其所提出的反垄断法修订建议。今后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亚洲其他反垄断机关有可能会关注、研究甚至采纳德国的一些新的做法,这对中国企业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


下载PDF 返回列表
Loading data